?

寶頂墳藏身菜園子

2019-03-31 12:10?來源 綜合北青網

寶頂墳藏身菜園子
寶頂墳藏身菜園子:原燕山文物管理所所長王德恒就寶頂進行考察,寶頂南側為民房,東側為院墻

  寶頂墳藏身菜園子:在北京西南部一座村莊內,隱藏著一座碩大的墳丘,因墓主人身份撲朔迷離,當地村民和專家學者都稱其為“無名寶頂”。民間傳說、史料記載中的線索難以為古墓驗明正身,反而留下諸多懸念。文物專家推斷,如此體量的大寶頂,墓主人絕非普通富戶,很可能是一位明清時期的王公大臣,如能破解墓主人的身世,其文物價值將更加凸顯。

  京西神秘寶頂墳丘被認定文物卻未掛牌

  神秘寶頂藏身菜園子

  不好拆也不敢拆

  上萬村,位于北京市房山區青龍湖鎮。貌似尋常的京郊村莊,歷史可追溯至明代,村內現存多處古墓遺址。上萬村西北的聚居區,建在北高南低的坡地上,在一座菜園子的角落,矗立著一座敦厚雄渾的饅頭形寶頂,寶頂北側為升高的土坡,南側緊鄰一座民房,東側是一堵院墻,西側對面的擋土墻上立一塊“泰山石敢當”牌子,疑為村民用來辟邪。

  所謂寶頂,即陵墓地宮上面凸出的饅頭形墳包,是用白灰、沙土、黃土摻和成“三合土”,一層一層夯實,又用糯米湯澆筑而成,材質如水泥般堅不可摧。歷經歲月變遷,寶頂堅硬的表層已經斑駁不平,裂縫中鉆出凌亂的雜草和荊條,但渾圓周正的輪廓尚且完整。寶頂底部,包有一圈弧面青磚,磨磚對縫做工細膩。三合土表面還分布著一些食指粗細的小洞,疑為盜墓人用鐵釬留下的探孔。

寶頂的三合土表面,疑為盜墓人用鐵釬打下的探孔

  經測量,寶頂通高約4米,底部直徑約6米。參照其碩大的體量,可想當年的墳院規模不會小。但現如今,其余建筑好似人間蒸發,消失得無影無蹤,更無墓碑可尋。

  初春時節,寶頂旁邊的杏樹開花,園子主人王林壘起了田埂,種植各種蔬菜,園子里頓時生機盎然。大寶頂為何能遺存至今?王林認為,墳院其他建筑早年間被拆,磚頭還能再利用,這個三合土寶頂不僅難拆,拆了也沒什么可利用的,而且也不知動了他好是不好。最近幾年,經常有政府工作人員來巡查,有鎮里的,也有區里的,都叮囑他們要保護好文物。

  王林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,他曾在園子里挖出過棺材板、破碎的陶罐。在他兒時還聽說,有人鉆進過古墓地宮,看到了一口懸棺。

  78歲的陳一鳴,在上萬村土生土長,對村里的文物古跡如數家珍。陳老介紹說,上萬村有清代大臣孫國璽墓、克勤郡王墓、郭家墳、何家墳、方家墳……唯獨這個大寶頂是個無名氏,隱藏在人家房后,又沒有碑記,很多本村人都不知其存在,更別說墓主人的身份,這也為其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。

  古墓多次被盜挖

  學者為其爭取文物身份

  2014年夏季的一個雨夜過后,當地村民發現寶頂周圍一片狼藉,地里的蔬菜被踩得東倒西歪,雜亂的腳印徑直通向寶頂,寶頂前的泥土一夜之間變得新鮮松軟,像是被人松動過。村民判斷,必定是有人在夜幕的掩護下,悄悄潛入小院對寶頂進行盜挖,而后回填是為掩人耳目。這伙人挖了多深、挖到了什么則不得而知。此后,村民在澆地時,盜挖處出現沉降,并隱約露出一個盜洞口。

2015年一場降雨過后,寶頂旁的泥土出現沉降,露出一個回填不實的盜洞

  據當地村民講,每逢降雨,寶頂周圍都存不住水,好像直接灌進了地下。這也印證了寶頂下可能有地宮存在。

  上萬村村民王鳳榮提供信息說,1950年,當時的生產隊,曾對寶頂進行過挖掘,但墓主人尸首早就沒了,村民過籮時曾發現一個玉帶扣,不知被誰拿走,還發現類似喂豬用的石槽。過去經常有小孩在寶頂附近玩耍,還發現過殘缺的瓷碗和銅錢。

  2015年,北京園寢遺址調查保護團隊成員馬志璞調查發現,房山區三合土寶頂主要有燕化溫良郡王延信生母園寢寶頂、二龍崗順承郡王園寢寶頂等處,但上萬村寶頂在房山區已公布文物項目中并無記載,作為研究明清墓葬的重要實物,此寶頂具有一定的歷史價值。同年2月25日,馬志璞向房山區文化委員會文物科遞交了《不可移動文物認定申請表》。13天后,上萬村大寶頂被官方認定為不可移動文物。但現場目前尚未安裝文保標識。

  觀點

  墓主到底是誰?各方觀點不一

 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,雖說此墓被確定為不可移動文物,但其墓主身份卻一直是文物界研究的未解之謎。目前至少有三大觀點從不同角度說明墓主身份。

  觀點一:坊間流傳穆家墳

  古墓曾遭洗劫。“打我父親那輩人,就叫他穆家墳。”王林今年69歲,在他印象里,這里是先有的墳院,后來才有的住戶。除了這座大寶頂遺存至今,墳院其余建筑早已被拆得片瓦不留。

  據傳,這墓主人曾是個帶兵大官,家里非常富有,但不知得罪了什么人,百年以前的王八馱石碑、石人、石馬…… 一夜之間被洗劫一空,丟棄到一個叫東大坑的地方,“穆家墳”一說由此而來。北青報記者查訪,此傳說似是而非,在《房山歷代陵墓》《房山區地名志》等書籍當中涉及上萬村的內容,均無穆家墳的記載,對于上萬村大寶頂也只字未提,更無碑記能對“穆家墳之說”加以佐證。

  觀點二:墓地清末時曾被交易

  墓主人有可能姓朱。寶頂西北,是王鳳榮家的宅院。王女士收拾屋子時,曾發現一張百年前的《土地買賣文書》。這張宣紙文書有A3紙大小,綿軟泛黃,滿是褶皺。王鳳榮將其小心翼翼地攤在茶幾上,呈現出一篇并不算美觀的毛筆字,其大意為:賣主名叫朱自旺,因手頭缺錢,將祖遺民地一處四畝,賣予王永旺名下,賣價文銀十五兩,立字為證,光緒二十三年(1897年)。文書上還有三處紅章,但字跡已是漫漶不清。

1897年的土地買賣文書,證明寶頂所在的墳地曾被交易

  此文書的內容當中,并未涉及古墓,但明示出來的土地四至,與墳地的范圍基本吻合,并將寶頂囊括。買地人王永旺,是王鳳榮家的先輩,但賣地的朱姓人家,已從上萬村銷聲匿跡。據王鳳榮回憶,上萬村在世的人當中,沒人見過這個老朱家,但聽老輩人講,賣地給她家的朱自旺是“看墳人”,而且朱家有兩口人死后埋葬在附近,老輩人還讓他們蓋房時注意避讓。由此看來也不排除墓主人可能姓朱。

  觀點三:傳為清代克勤郡王晉祺之墓

  有文物愛好者發現,在民國《房山縣志》中有記載,清克王陵在上萬村西。正是大寶頂所在的方向。因此認為大寶頂就是清代世襲郡王“克勤郡王晉祺”的長眠之地。

  馮其利先生所著《清代王爺墳》一書記載:光緒二十六年(1900),親王銜克勤郡王晉祺薨(hōng)逝(古代稱諸侯或有爵位的大官死去),終年55歲。克王墳位于上萬村,又稱西墳地,墳院內有大寶頂一座。但克王墳曾遭到大規模挖墳破壞,后被人陸續拆除……

 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,《清代王爺墳》中并未將克勤郡王晉祺與現存寶頂聯系到一起。按書中所述,克王墳已蕩然無存。遺憾馮其利先生于2014年病逝,無法向他當面求證。

  北青報記者從馮其利生前好友、《京郊清代墓碑》作者楊海山處了解到,馮其利并非不知上萬村這座寶頂的存在,只是無法確定墓主人身份,因而未現于其書中。1992年,他與馮其利在上萬村考察,雖未探究出大寶頂的墓主人是誰,但可以肯定這絕非克勤郡王晉祺的寶頂。

  上萬村村民陳一鳴介紹,上萬村歷史悠久,古墓繁多,大部分有名有姓。克勤郡王墓建在上萬村西,當地人俗稱為西墳地,上世紀50年代被毀無存,并非菜園子里這座大寶頂。而他們同在上萬村西,因此容易混淆。

  對話

  墓主人疑為明清大臣 不排除為保平安隱姓埋名

  對話人:北京市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 劉衛東

  北青報:通過上萬村寶頂的外形特點,您能否就墓主人的身份進行推測?

  劉衛東:在沒有確切文字記載的情況下,只能通過寶頂的樣貌進行判斷。上萬村這座寶頂具有明末清初寶頂的特征。能建造體量如此之大的寶頂,絕非普通富戶,墓主人很可能是位王爺或朝廷重臣。

  北青報:體量如此大的寶頂為何會淪為“無名氏”?

  劉衛東:如果大寶頂出自清代,有可能就像村民傳說的,墓地曾遭洗劫,連同為其驗明正身的墓碑也不知去向,隨著時代變遷,墓主人的具體信息逐漸模糊被人遺忘。如果寶頂出自明代,也不排除后人為保平安,有意掩蓋墓主人身份的可能。

  北青報:您能否解析目前掌握到的線索?

  劉衛東:首先,穆家墳的傳說可以參考,但不足為信,因為傳說往往存在較大的誤差。其次,《土地買賣文書》信息量比較豐富,明確記載了年代和人物,雖然并不全面,卻是正史中所沒有的,白紙黑字可信度高,對于破解古墓之謎具有較高的研究價值,如果賣地的朱自旺真的是看墳人,就再次證明墓主人身世不凡,但文書并未涉及墳地,說明墳墓的建筑遺存在當時已經規模不大,朱自旺的身份存在兩種可能:一是如村民傳說受雇于主家的看墳戶,隨著墓主家的衰落,墓地歸了看墳人;二是朱自旺就是墓主人的后代,所以不排除墓主人就姓朱,最后,《地方志》中的記載則要結合實地進行分析,不可輕易下結論。綜上所述,這些線索都不足以鎖定墓主人的身份,又留下了諸多懸疑,但這些孤證總比無證要好。

  北青報:如何才能破解墓主人的身份呢?

  劉衛東:在寶頂下方8至10米,很可能還有地宮存在。目前看只能期待現場有墓碑、墓志一類的文字記載出現,但《文物法》規定:地下埋藏的文物,任何單位或者個人都不得私自發掘。建議周邊村民在耕作、修房時可多加留意碑記,或許答案就散落在身邊某個角落。

  北青報:能否談一談這座寶頂的文物價值?

  劉衛東:即便墓主人信息缺失,但寶頂建筑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實物標本,具又很高的歷史價值、科研價值,起碼能對三合土的成分進行研究。如果能夠確定墓主身份,其文物價值將更加凸顯。民間文保志愿者馬志璞查遺補漏,為寶頂爭取到了法定文物身份,建議官方能掛牌保護,預防盜挖等破壞行為,為日后的文物研究打好基礎。

編輯: yujeu



    ?
    好运彩3直播